当前位置:植保小说>武侠修真>商周帝辛> 第十四章 西岐来朝(二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十四章 西岐来朝(二)(1 / 2)

天空的晚霞有时候很美,但是死在这个时辰的人却不这么认为。

慢慢地,太阳就落下大山那一侧。当下走在泥土铺就的道路,有人小心地看这寥寥几数的破旧山屋。他抚摸着这些斑驳色泽的土墙,上面有些污浊的毒血。

是那申公豹,他在上面擦拭一下,沾上在手指上,闻了闻。他看着已经凌乱摆在地上的尸体,全是被吸食了精血,也就不再多留了,他离开了原地。而为何会出现在此地,这事要从之前说起。

在几日前,帝辛在密报中得知,在多地频繁发生怪事,总能收来一些怪案。有的偏僻山区的人户,或像是被野兽啃咬,或是被蝙蝠、吸血虫蛭之类的吸了血液。因为手上仍有别的事务处理,帝辛便交由申公豹前去察看。申公豹一开始其实是很犹豫的,因为师尊要求保护帝辛,不能让他受到任何生命威胁,于是他认真询问道:“陛下,贫道若是离开了,您的安危该如何保证?”

“申道长无须担忧,这皇宫之中还有黄将军在,全然放心替孤去查案。”

既然帝辛这样说,如果再拒绝也是说不过去了。没办法,申公豹也只得点头答应。

此地说来,其实距离金源都府很近,那便是说明,如果再多加几程路途,很快也是靠近到朝歌城阙,如若有危及帝辛的安全,申公豹想着怕是不好对师尊有所交代。夜色弥漫着不寻常的危险,在这一片鸦雀呜咽凄楚之地,申公豹摸着天黑,双眼泛着微亮,仔细地看着所有地方。

突然,有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在地里钻出来,凶猛地便是要抓住他的脚。申公豹跃起到枯树上,站着看向下边,身形高大的怪人整个身躯从地里冲出来,拍了拍尘土,嘴中还在流着血液,但很明显的,那不应是怪人自己的血液。由此,申公豹可断定这就是那源头了。也不多想,卷着几张道家符咒,申公豹使出那虚无道火焚化开,挥手过去,一股仙术气息便是化作锋利的风刃直直切过去。那怪人也不躲避,站在那里硬生生地受了这一击,陈旧的麻衣破袍被割开,露出胸膛处,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。

这时,怪人张嘴吼叫,声音刺耳,冲到枯树下,如同癫狂的泼猴速速攀爬到树身,爪如铁钩直上树顶,快而到至,那申公豹一脚踢出,被那怪人一只大手擒住,申公豹另一脚再次踢向怪人的脸门死穴处,那怪人一手还插在树身,不得只能松开手格挡住,那抵挡之势竟是让大树承受不住,力传折断树体,怪人飞上跳到另一颗树上。

申公豹飘到地上,面无畏惧的抬头看着枯树上的怪人。

在树上,那怪人一手抱住树身显得很亢奋,嘶吼怪叫,另一手直直擒拿,抓下了一根树枝,猛地挥出去插向申公豹。而这边,申公豹一记八卦乾坤,迅即无影,法掌震轰打出去,破裂那诡速袭来的树枝,命中了怪人胸膛,怪人大吐绿幽血水,从那树上掉落下来。

申公豹眼眸成线看那怪人狼狈不堪,嘴角一撇笑。心中暗想,帝辛在此前可并未交代过是否要留一命给这怪人,那为保能够速速解决,申公豹认为不得再耽搁片刻,便是从身后拔出绝仙剑,正好可以拭剑高深。

绝仙剑,好道说时,那锋芒天地,撼动四起,出鞘金器刺耳伴随声声音琼,通体泛着红色的凶光,剑身周围灼热的气息扭曲了视界,让人一看便能感受到有着能量暴发的凝聚正在蓄势待发,一经释放,就会开始展示出仙家的神威。

这倾倒在地,方才艰难站起的怪人暗自也能感觉到,自己并非可以承受这仙剑的攻击,哪怕一击也不成。因而,怪人开始在高大的枯树之间,猿猴飞跃般,跳来跳去,总在找寻可以下手的机会。忽地,怪人弹射出去,两只血手对着背向对他的申公豹,就是要牢牢擒拿住申公豹。他满嘴青绿色的唾液横溅出来,张开,以此想要啃咬那申公豹的精血肉躯,吮吸出申公豹所有的精血。

背对着怪人,但那申公豹根本无所畏惧,也尚未有动作。申公豹突然转身一挥,划开一道残裂剑气,剑气汇得万千的红彤光芒于一线。迅速,剑气由细微变成磅礴气势的苍穹刀刃,破音般割裂过去。但没想到,这怪人竟是能够在半空之中扭转身躯,侥幸躲开了大部分攻击,免得被当场横截两段。怪人被命中小腿处,不断流出污浊的黑血,小腿几乎要折断,而仙剑神圣气息禁锢着他恢复伤口。

怪人猛然从口中呕吐出毒气,对准了申公豹,直直射出去。申公豹冷冷哼声,自己是不惧怕毒气的,这低劣的牲口怪物没有半点判断之力,愚蠢至极。果然那毒气遇到申公豹便是消散开了,仅仅有一丝丝的毒气钻到申公豹后面土地,浸入后,土层松动,竟然有几具尸体出来,而那些尸体彷佛再次活过来一样,扭曲着非人怪异的姿态,折爬起来,从他的身后扑过来,那怪人趁机便是遁地而去。

申公豹纵开闪避,躲了过去,挥剑将尸体斩断,但那些尸体残破身躯,无论断手残脚,还是仍在快速爬过来,那几个尸首头颅也是高高飞起,移将过来,全是张咧着嘴牙。他迅速施法,用道教真火烧之,天地高光亮起,周围的大树甚至被灼烧到,以大范围的半径,全部变为灰烬。

再回看身后,方才还在的怪人早已经逃去多时了。

申公豹眼睛眯起盯着远方,抚着长鬓发,感觉自己竟被羞辱一番,有些怒意。

也不差,倒好是找出是怪人特征。那怪人的模样稀稀,看不算太清楚,但无事,申公豹正想着离开,他偶然瞥见地上有一块很是高贵的衣料,他捡起一看,原来是出自西岐,上还绣着‘姬’字。申公豹想起了什么,笑着点了一下头,暗道,妙极。

他收好这块衣料,便是打算回去先禀告帝辛。

......

天就快亮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