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植保小说>科幻小说>猎梦师> 第686章敌计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686章敌计(2 / 2)

不,应该是被粘到了一起。

大叔的树干、树枝、树叶,都分泌出一层极其粘稠的树脂,将我的后背和一条腿牢牢粘在树上,怎么也扯不下来。

我拼命挣扎,那树脂却分泌的更多,而且似乎变得更加粘稠。

“咔~咔~咔~”

一阵细微的声响吸引了我的注意,他下意识抬头一看,发现这大树竟仿佛活过来了一样,树枝全部向自己靠拢,似乎要将自己死死围住。

“难不成这鬼地方的树也成了精?”

我不敢再挣扎,右手抬起,将短枪夹到树干上,狠狠一撅,“咔吧”一声将木柄折断,手中拿着带有枪头的半截,上下翻飞,照着“红莲刀法”耍了起来。

因为动作受限,所以刀法使得不算标准,所以直到第二十三式,一缕淡淡的业火才从枪头引燃。

我将手腕一翻,将那缕火苗甩向身下。

业火一丝,轻飘飘落到树干上渗出的树脂上,立马燃起熊熊大火。

“啊!!”

我背后的大树忽然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啼叫,仿佛婴孩夜哭,在这炼狱般场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恐怖。

“呔!”

树脂燃尽,我翻身跳下大树,扭头看时,那树干早已烧成了火柱,顷刻之间化为飞灰,从树梢到树根,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虽说我不怕业火焚烧,但我身上的衣服和手中的断枪可不像我,在业火燎灼下早已同大树一样成了飞灰。

究竟是为什么呢?

这里便要讲一讲这“业火”究竟为何物了。

一方面来说,“业火”可指“红莲业火”,即八寒地狱之七——钵特摩(Padma),意为红莲,为寒而皮肉分裂如红莲华也。《瑜伽师地论·四》曰:“红莲那落迦,与此差别,过此青已,色变红赤。皮肤分裂,或十或多。故此那落迦,名曰红莲。”《俱舍光记·十一》曰:“钵特摩,此云红莲华。严寒逼切,身变折裂,如红莲华。”如此说来,便是指极为严重的冻伤,而无“火”之意。

更为易明的“业火”,乃地狱焚烧罪人之火,如《大佛顶首楞严经·卷八》有言:“四门四道罪人入,门开业火出来迎;铁汁焱焱流没膝,触处烟炎同时起”。

“业火”由恶业而生,人生前作恶多端,便会积攒业力,若不加忏悔、弥补,这份恶业便会伴随一生,成为未来必定遭受报应的“定业”。譬如一人杀人放火,纵使在阳世能潇洒快活一时,可终有一日,当他下地狱之时,自会受到相应的恶报,这“业火”便是其中一项。

业火焚身,痛不可言,非凡火所能比拟。由心至骨,由骨至筋,由筋至肉,由肉至皮,层层焚烧,直把好端端一人烧的形神俱灭方才罢休。所以很多作恶多端的鬼怪都十分惧怕这“业火”,因为一旦沾染,便是层层蔓延,难以熄灭,若是那人造孽不深还好,可若是平日做多了暗室亏心的事,那可就难免受尽折磨,最终一死了。

诸方地狱之中,便有一方为火海焚身,将那恶人丢入其中,烧的形神俱灭,然后通过地狱的力量令其复生,然后再次被丢入火海,在生死之间反复遭受业火焚身的滋味,一直熬到刑满释放,介时再转入下一方地狱受罚,直到熬干了一身恶业,方才能够经历下一个转世投胎。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